推理世界的養分來自生活

電話 02-2562-8629

寄信給刊登者

推理世界的養分來自生活 生活中蒐集小說的素材,小說中體現生活的觀察 西裝褲裝搭著黑色上衣、黑色高跟鞋,俐落的外表散發知性,嬌小的身軀有著一股讓人想親近的魅力,這是知言,很難讓人與推理小說作家聯想在一起。與知言步行在大稻埕前往咖啡廳的路上,在寒暄中,總可發現她不時觀察著,人行道的一草一木、街上往來的人們,她總是隨時收集著自己筆下的素材。 今年十月份將要出版新書《我有罪,我無罪》,我有罪,這部分構思有非常久,大約構思5-6年,直到所有故事元素蒐集完成,才開始進行書寫。除此之外,也持續著手於新書創作,希望明年八月可以出版另一本名為《我認罪,我犯罪》。 獨一無二的知言 知言不是筆名,而是本名。父母取名字時,列了好幾個,最後剩兩個候選人,選另一個名字登記在身分證上,另一個沒被派上用場的知言則被保留了下來。正當開始寫作時詢問家人要取什麼筆名,被保留下來的名字去掉姓氏正好用來當筆名,於是就以知言這個名字徜徉推理小說世界。 種下推理的種子 知言與推理小說接觸是小學三年級時,那時與父母出國,必須在國外待了一段時間,媽媽認為雖身處國外,仍不可荒廢閱讀,就到附近華人圖書館借福爾摩斯與亞森羅蘋,那應該是她最早接觸到偵探推理小說的時期,也許就是那時埋下那顆小小的種子;回台灣之後,開始閱讀很多不同的偵探小說,接觸到金田一、柯南,也接觸不少歐美的偵探小說,《聽!骨頭在說話》、《首相的正義》、《地獄神曲》等書,這些都成為她日後創作的參考。 從閱讀到寫作 開始寫作推理小說是國二時,一開始是模仿柯南、 金田一等偵探作品寫作,但是都沒有完成。說到寫小說,一開始她認為這好像是一件門檻很高的事,因為老師總說,如果沒有讀完世界著名的文學作品,就別想開始寫小說。那時她心中起了疑問,真的有如此困難嗎?知言真正完成一篇故事是在高二的暑假,她把那篇作品投了學校的文學獎,獲得佳作的成績,得獎當下的感受是原來寫小說不是那麼困難,能好好的把故事講完,把故事講好,讓人能懂,讓人感動,這就是小說。她談到當時純粹是自己寫著好玩,沒有請別人特別修飾過。但在那之後也向世界文學名著學習如何將故事講的深刻、說的感動。 知言談到感受深刻的著作是東野圭吾的《畢業 雪月花殺人遊戲》,原因是故事以日本茶道與儀式的背景作為主軸,利用茶道儀式與其中不尋常的地方來找到兇手。知言當時正好也學茶道,所以觀看作品時,更能體會出作者想表達的意涵,也發現原來可以把一個專業,一個專精細緻的領域融入其中,並且變成這個故事中的主軸,除了提供娛樂性外,更能從作品當中學到一個專業的知識。 ●時間:11/26(六) 14-16點 講題:【不會被通緝的犯罪---漫談犯罪懸疑小說】 講師:知言 講師簡介:台灣大學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生,推理小說家。 地點: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 地址: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2段1號3樓 電話:02-2562-8629

電話 02-2562-8629

寄信給刊登者

免費PO廣告